TOP

重庆洪九果品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2690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重庆

重庆洪九果品股份有限公司

CHONGQING HONGJIU FRUIT CO.,LTD

 

诚挚邀请各位领导、朋友到重庆、洪九海外基地、各分公司及门店实地考察,指导工作,期待与您真诚合作,共创辉煌!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东湖南路中铁峰汇B座22楼
电话:023-67064616

Concentre Sur Fruit Pendant 33Ans

专注水果33

洪九动态
行业资讯
媒体报道

新闻资讯

——

NEWS

邵刚:我在做苹果的第一天就坚信国产可以打败进口

分类:
行业资讯
作者:
来源:
2016/12/18 13:58
【摘要】:
编者按:   我微信的个性签名就六个字“出生,活着,死亡”,其中出生和死亡我们都决定不了,只有活着可以决定。人为什么活着?我就觉得人活着要有价值,这个价值不是说自己有多么好,而是能给社会带来什么。    全红苹果开拓艰难的五年   “我做苹果一定要做到让它又好看又好吃,一看就好吃,一看就想吃,一吃就好吃,吃了还想吃!”南村果园DDD品牌全红高端苹果创始人邵刚自信的对我说道。我看着他说这句话时眼中神
  编者按:
 
  我微信的个性签名就六个字“出生,活着,死亡”,其中出生和死亡我们都决定不了,只有活着可以决定。人为什么活着?我就觉得人活着要有价值,这个价值不是说自己有多么好,而是能给社会带来什么。
 
我在做苹果的第一天就坚信国产可以打败进口
 
  全红苹果开拓艰难的五年
 
  “我做苹果一定要做到让它又好看又好吃,一看就好吃,一看就想吃,一吃就好吃,吃了还想吃!”南村果园DDD品牌全红高端苹果创始人邵刚自信的对我说道。我看着他说这句话时眼中神采飞扬,兴奋的神情像个20岁出头的半大小子。
 
  此时,距离我与邵刚开始谈话已有近半个小时。这位衣着朴素的老总,背却挺的笔直,放佛肩上扛了一个不允许他弯腰的重担。在后面的谈话中,我才知道支撑着他那笔直的脊柱的是梦想,而压在他肩上放不下的也是梦想。
 
  邵刚下定决心开始做全红苹果大约是在2000年左右。在那个年代,不论是国内销售还是国际出口的苹果都趋向于外观为粉红色,表光好的早采苹果,整体市场都不注重苹果的内在品质,上了全红色的苹果更是无人问津。虽然国内的专家和政府都在号召大家晚采,但是市场的偏好利益诱惑驱使着经销商们“赶早市”。
 
  “那个时期,烟台农科院选育了一批品质好上色快的新品种,果农为了迎合市场,尽可能的维持苹果粉红色着色时间,不惜砍去新品种,嫁接老品种,这是很明显的市场倒退,是一种不理智的行为。那个时候,我就决定做全红、深红色苹果,因为富士苹果颜色深的口味好,我坚信这条路能够走通,哪怕当时的国际和国内市场都不认可这种苹果。”
 
  D.D.D全红苹果
 
  就这样从2000年到2004年,邵刚带领着南村果园D.D.D品牌的团队在市场上独立开创并支撑着全红苹果一小片天地。在上游基地,他们田间地头的跑,动员果农晚采并以高于出口价格2-3毛的价格收深红色苹果。因为果农担心晚采的苹果颜色变深后,南村果园收购到一半就走了,最后没人要。邵刚就承诺一收到底,市场降价我不降,市场涨价我跟着涨,以这种正向引导的方式培养着果农。即使如此,邵刚在很长一段时间只能收到因为果园片区太大,人工采摘来不及而被迫延期采收的颜色老了的果子。经过多年的承诺兑现,也确实让果农多赚了钱,逐渐有更多的果农跟着精耕细作发展高端全红苹果。
 
  在下游的销售市场,因为邵刚的坚持,五年的时间,南村果园不仅打开了国内的全红苹果市场,更是将全红苹果的市场拓展到了东南亚、印度和英国等国际市场。当然,随着全红苹果名气一起扩散开来的还有D.D.D的品牌。
 
  五年的艰辛,邵刚没有多说,“我在那五年里并没有做什么,我只是在引导大家归回本质。早采是商业利益的驱动,但是任何行业竞争到最后肯定会回归他的本质,水果的本质就是要好吃。D.D.D品牌我能够从2000年坚持做到现在主要靠的还是积累和沉淀。品牌不是你一时的宣传就能够成功,品牌需要的是口碑。其实牌子就是名,大家只是认你的‘品’而已。你的产品能够占领消费者的心智,让消费者记住你,认可你,这才是真正的品牌魅力。
 
  所以我自己经常在思考中国水果产业竞争到最后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局面,结论是:品牌的竞争。”
 
  被扰乱的中国苹果市场
 
  2014年,高端苹果的收购价格达到了每斤8元,南村果园D.D.D品牌的苹果在市场批发价达到了10元,但是邵刚反而忧心忡忡,因为这个价格不正常。产地高端苹果收购价格严重炒高,更是预示着苹果行业即将到来的低迷漩涡。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国内的苹果市场2015年全面沦陷,造成很多果商后期的严重亏损,甚至连带今年的苹果行业依旧不景气,是物极必反的印证,对于这样的情况,邵刚并不意外。
 
  “我们这帮人是在苹果市场浪尖上的,知道这个行业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其实正常情况下,现在中国的高端苹果价位应该在4、5块钱左右,这样整体的苹果产业就会非常健康。在这种价格体系下对于果农来说很好,经销商也有点钱赚,消费者也能接受。但是在恶性竞争抬高了产区的收购价格后,造成了我们这帮收苹果的人都在亏损,有些人亏了,不收了或者少收。因收货量少了,果农没办法就要自己存存,存了以后又开始担心,忍不住又开始往外抛,以各种质量的货各自发往市场,到了市场开始低价抛售,就这样整个产业链都被打乱了,包括果农在内的所有存货的都在亏钱!”
 
  邵刚一直在反复强调的恶性竞争是什么呢?
 
  免费派发有机肥
 
  原来,在最初的时候,专注于烟台苹果的南村果园从2000年合作的6家农户到如今的多个村子,在收果这方面大家彼此间一直有一个平衡点,10多年来一直很平稳。南村果园每年都会给果农无偿派发有机肥,冬闲的时候更是花大力气组织果农学习果蔬管理知识,引导有机肥种植,让他们明白未来果子发展的唯一出路是注重“口味”,要做到苹果口味好,果农收入高的良性循环发展。
 
  事实证明,邵刚这些年对于高端苹果的这种真真正正、脚踏实地的付出没有白费,南村果园几年间在高端苹果市场上稳稳的站住了脚跟。
 
  但是这一切在2013年被彻底打破。烟台苹果起步早,果农的种植理念较为先进,这些是大家公认的,许多想收较高品质果子的经销商都会往烟台地区汇集,这本来很平常。只是,2013年的收果季时来了一位“猛客”,为了收到更多的好果子,直接把当时产区的收购价格从4元抬到了5元,在产区收果的其他企业包括南村果园都不得不随后跟上,两厢竞争下,在2014年,甚至将收果的价格抬高了一倍至8元!
 
  “烟台作为中国苹果的老牌产区,我们的收购价格会影响到陕西、甘肃等其他苹果主产区,因为经销商是全国收货的。他看到山东这边果子抢价已经这么高了,他完全可以到甘肃用6块钱拿我们这边7块钱质量的货,这样甘肃的收购价格就抬高了。同样的道理,陕西的洛川、白水等地原来3块钱的收购价格都会被直接哄抬到5块,就这样,全国苹果的收购价格都在不停的往上走。”
 
  这种恶性的循环造就了前两年产区苹果的历史性高价,也造成了去年后期苹果价格的悬崖式下跌。面对这种情况,邵刚表示“经销商为了扩大自己的收果档次与数量,抬高一定的收购价格可以理解,只是不计后果的大幅度恶性抬价造成的是全行业无法挽回的损失。因为这种经销商的收购量必然不大,不仅只能给果农带来短期的收益,还扰乱了整个苹果市场。”如今苹果行情虽然低迷,但是对于苹果,邵刚非常自信的说:“我们不怕慢,求长远,不是做一时,而是做一世。”
 
  南村果园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自己
 
  说起当初为什么直接将自己定位在高端苹果市场上,邵刚将目光放远,“可能跟我小时候的教育以及骨子里的那股爱国的劲有关系吧。我们家算的上是红三代,父亲和爷爷都当过兵,我也一样。所以从小接受毛泽东思想浸润的我将这种爱国情节深深的刺进了骨子里。我看进口货搞得真漂亮,卖的价格又高。反观中国的货呢?苹果的差距很大,而且那时就算出口到了国外去,中国的苹果只是换了个地方内斗而已,并没有和国外市场的苹果形成竞争。我就觉得这个路子不对,为什么中国的苹果不能直接跟外国的苹果竞争呢?所以我要做就能够代表中国苹果品质的高端货,直接以外国货为目标,要打败进口货。”
 
  “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给自己定了两个10年目标,第一个十年目标是要做第一品牌,第二个十年目标是要做中国苹果第一品牌。”比较有品牌意识的邵刚在2001年就注册了商标D.D.D,他寄予这个商标的含义是做高等级的,与众不同的美味。“钻石的最高等级是D级,与众不同的英文第一个字母是D,美味的英文第一个字母也是D,我的苹果标签上就直接搭上Yan Tai China D.D.D,现在第一个十年目标已经达成了,我正在往第二个十年目标迈进!”
 
  “因此对于我而言,南村果园最大的竞争对手一直都是我自己。我没把市场上的其他品牌看成是竞争对手,他们是一种陪伴,是共同努力为中国品质的提升道路上的陪伴。苹果市场太大了,我的力量太小了,我最佩服的是高端苹果的出口商,他们是中国高端苹果占领国际市场的贡献者。”
 
  为了达到第二个目标,南村果园正在大力培育自己的新品种“紫弘”,品种特点是红皮黄肉,吃到嘴里有一种蜂蜜的味道,果子糖度可以达到15度以上。紫弘是2002年时一位果农园子中出现的芽变,当时只有一棵树,邵刚品尝后十分笃定这种苹果是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所以他一直鼓励着果农大力发展这个品种,并保证高价收购。如今市场上做紫弘苹果的已经不止南村果园一家,邵刚却非常高兴看到这种情况,因为他认为紫弘是很好的品种,大家都愿意做,这对中国整体苹果产业的提升是个好事情!
 
  “现在的富士苹果品种太杂,一个俄国元里就分好多种,多数是当时买苗的问题而产生了良莠不齐的现状,直接影响着果农的收入。紫弘这个新品种问世,让我信心倍增,我们正在建立紫弘的示范园并引导果农大量种植,我们引领果农共同打造“紫弘”苹果标准化产业链,计划到2025年要做到世界一流!”
 
  “苹果经过前两年的‘炒作’后,今年已经开始回归理性了,但是想要回到之前良性循环的状态至少还需要5年的缓冲期。在这期间,高端苹果我现在不敢断言,但是普通苹果的局面一定是非常惨烈的。所以在这段时间里,希望果农们不要再去盲目的追求高价格,要顺价销售,要从提高果子的品质和商品率上着手,依靠优质农产品去赚钱。现在国内市场上进口苹果这么多,可以说我们已经是在和国际竞争了,所以大家都要从种植开始,踏踏实实的把品质做好。树上少留点果,别求太大的产量,少用点化肥,还省钱,重要的是你要让他好吃,一定会赚钱的。”
 
  “现在苹果产业不健康,果农们更是要转变观念抱团取暖,现在是合作社发展的黄金期。合作社并不意味着吃大锅饭,合作社可以把分散的果农拧成一股绳,增加果农的抗风险抵御能力,从而让经销商能够放心的从合作社收果,哪怕为此让经销商多花一些钱,他也是能够投入的。”
 
  谈话的最后,邵刚表示合作社合作的只是精神,要产生1+1>2的效果。大家不要为了合作社而合作社,要去为了合作而去搞合作社!
 
  来源:《亚洲果业观察》杂志